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鞭打-07.两穴塞18个荔枝堵住精液

2019-08-19 23:27
“呜……”豆蔻儿已经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,短促的呻吟换来了方天誉的满足,两个人同时在她的体内爆发。
 
才刚射完的肉棒逐渐又有了苏醒的迹象,方天誉跟方星锐交换了位置,浑浑噩噩的豆蔻儿只觉得眼前的人,长得好像大哥,还没等她看清楚,那两个炙热的铁棒齐齐刺进她的甬道。
 
“哦!”
 
两个男人的体力都十分的好,似乎谁也没打算先结束这场淫虐,豆蔻儿被干到昏过去,再被干到醒来,两个穴被操弄的灌满了两人的精液。
 
最后一次奸淫,方天誉咬住了豆蔻儿敏感的乳头,硬生生把她给疼到脑袋清醒,她逐渐清澈的双眸望着方天誉,眼底充斥着惊恐,惧怕还有丝丝愤怒。
 
可是她那满腔怒火还没持续多久,就被方天誉给轻易击溃。
 
“跟我们一起高潮吧。”
 
豆蔻儿轻咬着唇,两人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,撞击的力道越来越狠,每一次都往她的敏感点去顶撞,方星锐双手绕到她身前,玩弄起她两团高耸的双乳。
 
方天誉含住她敏感的耳垂,舌头舔着她耳朵轮廓,刺进她的耳蜗里。
 
“哈啊……”
 
方天誉知道她有了感觉,手指更是拨弄起最为突出的敏感点,那颗被捆绑到几乎要爆炸的小肉芽。
 
“我不要……不要跟你们,一起高潮……”
 
方星锐含住了她另一侧耳垂,舌头胡乱的舔弄着她的耳廓。
 
两个人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,豆蔻儿被他们挑逗的快感袭遍全身,她心里不断喊着不要,可身体还是抵不住,同他们一齐达到了高峰顶端,她被折磨的淫豆也在高潮的那一瞬,被方天誉解开了细线束缚。
 
被灌满的精液从她两个撑开,还未收拢的穴口慢慢流了出来。
 
方星锐把流出来的精液挑起,又塞进了她的甬道。
 
方天誉从远处的桌子上拿来荔枝,粗糙的荔枝每一颗都很大,里面有着饱满的果肉。
 
豆蔻儿已经瘫软成一滩烂泥,除了能转动眼珠以外,就算大哥跟三哥还要折磨她,她都无力反抗。
 
不过看到大哥端着那个果盘,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悸动了一下。
 
方天誉知道她现在在害怕,他坐到她的身边,拿起一颗荔枝伸到她眼前晃了一下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荔枝推进了肉穴里!
 
“嗯……”豆蔻儿鼻子发出轻哼,被荔枝粗糙的表面剐蹭在稚嫩的肉壁上,刺的她有些微痛。
 
方天誉一共在她小穴里塞了六个荔枝,把那些灌进她甬道和子宫的精液完全堵住,一滴都流不出来。
 
她以为这样就会结束,直到后穴也被同样塞入荔枝时,她才真正的崩溃掉了,低泣着求饶,“求求你,大哥,不要……不要再塞了……”
 
方天誉睥了她一眼,勾起一抹残酷的笑,“蔻儿要好好含着我跟三弟送你的结晶,不塞上荔枝会流出来的。”
 
“唔!”
 
整整十二个,方天誉在她后庭塞的荔枝,比肉穴里多出了一倍,她两个甬道被荔枝摩擦的又疼又难受,肚子鼓涨的就像灌了肠一样,可是她却已经没有了想要排泄的感觉。
 
“自己可不要偷偷拿出来,否则我会给你塞更多。”
 
方天誉的警告极为有效,纵使豆蔻儿再有胆儿,现在也没胆儿了。
 
“哥,时候不早了,我们回去休息吧。”方星锐打了个哈欠,自己倒是穿戴整齐,玩完豆蔻儿就不管了。
 
方天誉扯了被掩住豆蔻儿身体,“你先走。”
 
他要把这些东西收拾干净。
 
方星锐才不管那些,他才不是那种会善后的人,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 
方星锐困的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一手拉开房门,四目相对,他蓦然怔住!
 
“咳,爹……”
 
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鞭打
 
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鞭打-香醇的陈酿3
壶嘴本就是像弓身弯的,每旋转一次,就好像以两根手指大力的撑开了内壁,酒水更是喷涌而入,无情的浇盖花穴深处。浓烈的酒液流过花穴最里面被撑到极限的地方,刺刺麻麻的沙疼。我啊的尖叫出声,挣紮着想要摆脱如此残酷对待,双腿被他紧紧压住无法移动,牵着胳膊的白绫在床柱上大力的摇荡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窄细的小穴被这样粗大的东西撑开,忍不住紧紧的收缩起来。
 
“不要夹,”三哥哑着嗓子说道,“怕是这银子不怎麽结实,把壶嘴夹断,就拿不出来了。”
 
“三哥……肚子……肚子好饱……犀儿要去……”我咬住唇,不愿再说下去。
 
“犀儿要去做什麽?”
 
“去方便啊……犀儿想尿尿,三哥……”那冰凉的酒液不停的灌注到肚子里,让我肚子胀的要命,有种要失禁的感觉。
 
“啊,犀儿的小肚子鼓起来了!”
 
眼前的布腾的被三哥解开,突然的光线让我眼前一片白,视线恢复以後映入眼帘的就是高高鼓起的小肚子,肚子後面是被一只大手抓住的银色酒壶。两条腿被折在胸口两侧,脚尖因为体内的麻痒痛楚无辜的颤抖着。我的视线移到了上方,三哥正盯着我的肚子看。
 
“犀儿这样子,真的像怀孕一样。”他撤回了压住双腿的一只手,缓缓抚摸着我的肚子,脸上的表情好像真的是……我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似的,这种形容配上这样的表情,让我心抽了一抽。
 
“三哥……”我咽了咽唾沫,说道,“犀儿想去方便一下。”
 
“你摸摸,”三哥伸手将挂住我手的白绫松开,引着我的左手放在了小肚子上面,“犀儿的肚子里要是有我的孩子就好了。”
 
“三哥,你让我去吧……我快憋不住了。”我的脸憋得有些发烧,那倒进去的酒液本是冰凉的,现在却渐渐的变得灼热起来,好似一团被烈火包裹的冰块让我一时冷一时热。小肚子里面被灌得满满,涨涨的鼓着,三哥将酒壶缓慢的拔起,那冰凉的烈酒逐渐灌满了整个穴道。从里到外,都被灌满了麽?
 
“夹住?”
 
“嘎?”
 
“犀儿把这些酒夹住,三哥就让你去方便。”
 
“可是三哥……”
 
“啊,还剩下一些。要不然下面也灌一灌。”一只手指轻抚着因为恐惧微微收缩的菊穴,引得我的全身一阵麻痒。
 
“啊……别……”菊穴里面,也要被灌上酒吗?
 
“犀儿是不是也觉得刺激?”三哥低头拨弄着菊穴紧紧合在一起的褶皱,说话间的气流让我的花穴处一阵瘙痒。
 
“唔……”突然的刺痒让花穴收缩了一下,一缕酒液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。
 
“犀儿真是不乖,浪费了好酒”三哥伸手将那流淌出来的液体蹭了蹭,然後含在嘴里,赞道,“被犀儿的小穴温过,更好喝了。”他看着起脚边的一个东西,对我说道,“要不要三哥帮你把下面的小嘴堵上,这样就流不出来了。”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──那是一把银色的短剑,将近一尺长,扁平的剑身有一寸多宽,剑鞘上鼓鼓的雕着各色花纹。
 
“不要,犀儿能夹住。”我惊恐的说着,同时更用力的夹住了小穴。要让那个东西插进去,会疼死的。
 
“乖孩子,”他拉着我左手,说道,“呆会我怕你忍不住,犀儿自己要将腿拽住,不要乱动哦!”
 
“三哥……”我恐惧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我怕……”
 
“犀儿难道没觉得舒服吗,”他伸手拨动着我胸前的一颗红莓顶端,酥麻的感觉牵得我浑身一颤,“你看你的小乳头的鼓起来了,是不是很兴奋。”
 
那灼热的烈酒仿佛浸染了整个身子,让我的又热又麻,刚刚开始的时候是难受的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感觉逐渐变了,经年的陈酿香气笼罩着整个房间,也将我渴求的躯体填塞的如此满足。身体空空的地方……被填满了,感受这种夹杂着痛苦的欢乐,双手抱住两条被推到胸前的腿,下身努力的夹着被灌满的小穴口,失禁的感觉让这无法言语的满足感更加清晰。
 
“呀!”三哥他,将小小的壶嘴,塞到下面的小菊穴里去了!
 
冰凉的物体突然的插入,让我的身子猛然一阵,两只柔嫩小脚的脚指头都紧紧的绷起来了。要泄了。我紧紧的夹住小穴,觉得体内有什麽东西要澎湃而出。
 
“夹紧!”他左手的手掌覆在我整个花丘上,以大麽指大力的扒着菊穴跟小穴连接的地方,好让那壶口更顺利的插入。许久未被触碰的地方被这样冰凉的物体插入,惊慌失措的本能抗拒着。
 
“缩得可真紧,”他继续用麽指大力的扒着说道,“菊花边的小褶皱都被犀儿缩进去了。”
 
“三哥……唔……”他说话间大力一推,那渐渐宽起来的壶口开始撑起菊穴,将我的嗓子眼都顶住了一般。前面的小穴被灌满的灼热的酒液,後面的菊穴里也被满满的塞住了。有绵绵的细流缓缓的从壶口里流出来,冰凉的酒液灌到那里面去了……要坏掉了,不可以再多了。我的手指紧紧扣着双腿,因为这邪恶的对待,身体开始一下一下的缓缓抽动起来。不要,不能高潮的,这样酒都会洒出来,尿液也憋不出了,而且下面渐渐的有了那样的感觉。
 
我死死的咬着唇,脑子中都是嗡嗡的声音。
 
啊啊啊……壶嘴最宽大的地方,撑到菊穴上了!连酒壶都紧紧的抵在雪臀上了,我颤抖着娇声喊着,全身都紧紧的缩住了。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汽车大全 http://www.qichedaquan.cn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xxx@xxx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