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交车上被扣下体居然流水了-三十七

2019-08-19 23:26

 也许是早晨时精神最兴奋,又或许是花改优的迎合激励了墨萤,因此这一轮抽插可谓是既深又快,每一次都会重重的戳到敏感媚肉上,花改优在短短半小时内就被墨萤弄得泄身两次。

 
但是墨萤却仍然没有要射出来的意思,他喜欢花改优收缩有度的穴膣,不愿那么早上交公粮,本来还想做上一整天,可谁知道该死的余冷珊又来破坏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美好时光。
 
“嗯……墨萤……啊不要……不要这么用力……”腰肢被墨萤钳住,一下下顶到花心里,迫使紧闭的宫口张开嘴迎接他的粗大,而花改优已经高潮到大脑一片空白,深处娇嫩的地方被猛攻,又让她颤抖着登顶。
 
“咕湫咕湫”大量淫液被肉棒搅得水声潺潺,随着他的抽插运动,很多体液顺着大腿内侧流淌下去,不用看也知道两人的性器结合处一定无比糜烂水润。
 
“优,嗯……优,里面好舒服……一辈子不……不放开……嗯……”墨萤舔舐花改优的耳骨,连带着鬓角的发丝也吃进嘴里,穴肉吸紧他的肉根,前端又被宫口吮住,两面夹击让墨萤终于无法再忍耐。
 
“啊……哈啊……唔。”
 
在花改优高潮的同时墨萤的稠密精液射入花心里,花改优用嘴正吸收着氧气,又被墨萤毫不留情的堵住,双舌缠绕,眼前就要变白,花改优连忙用力咬了一下墨萤的舌头。
 
“嗯……好舒服……”虽然脆弱的舌肉被咬的有些破皮,可是墨萤却反而身形一震,本来都停止射精的肉棒又喷出一股白液。
 
舒服?不应该是痛吗?怎么还不放开她啊,要窒息了……
 
“哈啊,墨萤……嗯……”头歪向一旁又被墨萤用手捧正,被墨萤热烈深情的舌吻,花改优的手软弱无力的推着他的胸膛,手心不小心摩擦到墨萤的乳首,让墨萤溢出一声轻吟。
 
“优……嗯……”从没被触碰过的乳首被花改优捏在指尖玩弄,她很用力的揉搓,刺痛中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快感,让墨萤埋在花改优体内的巨棒开始肿胀起来。
 
“墨、墨萤,你……不会是抖m吧?”花改优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,张口用牙齿咬在墨萤粉嫩的乳首上,用力过大甚至在娇嫩的乳头留有牙印,但好在并未出血。
 
“不是哦,但是……嗯……优对我做什么,我都会,很兴奋。因为我最喜欢优。”墨萤不恼,只是用忧愁的目光温润的注视着花改优,让花改优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做的过火了。
 
“墨萤,你真傻啊。我不值得你喜欢。”叹息着抚上墨萤的脸颊,花改优被墨萤打败了,啄了下他的薄唇,刚要离开又被墨萤反客为主的深深吻住。
 
“值不值得,是我自己的事,优。”唇瓣互相摩厮,墨萤抱紧了花改优。
 
“嗯……那个,墨萤,你是不是可以出——嗯……”感觉穴内还被撑涨着,花改优忍不住提醒他晨起运动该结束了,然而墨萤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休,于是缓慢的挺动一下,戳到花心。
 
“再来一发。”
 
“诶?啊!?不,我已经……啊……”
 
容不得花改优拒绝,墨萤自顾自的律动起来。
 
结果和余冷珊约好下午1点半在ktv门口集合,花改优和墨萤拖拖拉拉的迟到了五分钟才到。
 
“已经开好房间啦,小优,好久没来ktv了呢。”珊珊在门口接应他们,亲切的拉着花改优的手往里走。而一脸清冷的墨萤则是牵起花改优的另一只手。
 
“嗯,对啊……”
 
花改优疑惑的回头看一眼墨萤,想挣开,墨萤却反而收紧。
 
“珊珊!小优,墨萤,你们俩也太慢了吧!”坐在包房里点歌的赫诗然看到他们进来之后挥了挥手。
 
原本赫诗然是想和余冷珊单独来的,可是使用代金券的话需要开中包房,而中包房必须是四个人起步,所以赫诗然只好也邀请花改优和墨萤作为来充数的。
 
来ktv也是赫诗然蓄谋已久,他知道余冷珊喜欢周杰伦,因此苦练了好几个月周杰伦的各种情歌,想在余冷珊面前表现一番。
 
花改优也深知她和墨萤只是个电灯泡,因此全程都坐在沙发角落,离点歌台很远,赫诗然几乎承包了点歌任务。
 
“珊珊,你要唱什么?我给你点。”赫诗然把自己拿手的歌曲点好之后,扭头看着余冷珊。
 
“我的话,小优,以前我们总喜欢唱she的歌你还记得吗,一起吗?”
 
“嗯?啊,可以哦。”
 
只有彩色炫光的昏暗包房里,花改优和墨萤的小动作不易被人察觉,所以余冷珊也并没有发现墨萤正用手轻抚着花改优的大腿。
 
“别闹了……”按住那只不安分的手,花改优凑到墨萤耳边小声道,而墨萤则是抱住她贴上来的身体,唇边带着浅笑。
 
赫诗然沉思的看着亲昵抱在一起的花改优和墨萤,拍了拍点歌中的余冷珊,指了指花改优的方向,余冷珊看过去,神情略微惊讶。
 
这两人?真的在一起了?
 
惊讶之余,余冷珊又觉得长舒一口气。如果花改优喜欢上墨萤的话,那她不就可以……和赫诗然在一起了吗。这样,既能和花改优做朋友,也能和赫诗然交往。
 
“小优,点好了。墨萤,你也点首歌吧。”余冷珊来到花改优旁边坐下,花改优连忙推开墨萤,装作无事发生过。
 
“谢谢。”墨萤虽然是在回应余冷珊,但眸子并没怎么落在她身上,仍然固执的握着花改优的手不放开。
 
公交车上被扣下体居然流水了
 
公交车上被扣下体居然流水了-校园·番外
pid=&a"na"style=&a:190%;color:rgb;">顶在huaxin上的rou+bang随着唐祁容挺动的腰身,开始在温热柔软的xiao+xue内凶狠的抽送着,每一次的抽送都紧贴roubi狠狠划过,xiao+xue内敏感的皱褶被大rou+bang狠狠的扩张;又重又狠的cao弄还每一次都刻意碰撞到她的huaxin,享受huaxin被刺激后轻柔紧致的吮吸guitou的快感。
 
xiao+xue甚至还有意识的xishun体内choucha的火热rou+bang,层层嫩肉不受控制般收缩圈紧坚硬的棒身。
 
rou+bang每一次抽出时,都只留一个guitou在花xue内,而后又快速顶进去,太过迅速的choucha,甚至一度让木卿卿感觉不出他的抽动,只认为rou+bang是每时每刻都在她的花xue内扩张,细嫩的内壁被磨得又酸又麻,快把她逼疯了。
 
唐祁容粗硬的耻毛也随着每一次的cao弄狠狠地刮擦在木卿卿光滑无毛的花唇上,那样娇嫩的软肉受到这种蹂躏,略带痛感却又更加深了她的快感;甚至还有几簇耻毛不停地围着她的敏感的yinghe刺激磨研,两个沉甸甸的肉蛋也毫不留情地拍打着她,花xue中不停流出的aiye涂满了两人交合的地方,甜腻的浓郁味道萦绕在两人周边,刺激的yuwang更盛……
 
太过强烈的快感让木卿卿几近昏厥,想要开口让唐祁容插弄的慢一些,可话往往还未说出口,就又被花xue内可怕的cao弄引去心神,只能伴随着噗呲噗呲的水声和routi拍打声,发出无助的shenyin。
 
唐祁容一手扶着架在他肩膀上的白皙yutui,另一只手不停地疼惜随着动作乱晃的shuanru;这个姿势能让唐祁容清晰的看见两人交合处的美景:不停吐出aiye的小saoxue还真是热情,每次自己抽出rou+bang时,saoxue里的嫩肉都缠黏在rou+bang的棒身上,不舍得脱离自己的rou+bang一刻,自己的棒身每每一稍稍抽离saoxue,xue里的粉红嫩肉也随之暴露在了自己的视线上。
 
老师的xiao+xue怎么被自己cao了两年还是粉粉嫩嫩的娇娇颜色?不不!还是有变化的,现在不是已经因着自己拍打的动作变成鲜艳的微红色了吗?还有被大rou+bang撑得薄薄的xue口处,也有着由aiye变成的白沫的出现……
 
视线向上挪移,老师平日里清冷的声音现在变成了咿咿呀呀的甜腻shenyin声;美艳妖娆的脸上被自己一笔一划地画上一层层的qingyu之色;被yuwang蒙上一层雾的双眸水光潋潋,是一种纯情又勾人的姿态;那双形状优美,挺翘弹软的shuanru随着自己的一次次顶弄在空中滑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,晃动的粉色rutou摩擦着自己rounieru肉的手心;还有那双应该执着粉笔,拿着教尺的双手也因为自己的cao弄而无助地扯拉着沙发垫。
 
双眼被如斯糜霏香艳的场景刺激,唐祁容的口中也开始胡乱说着他心底最真实的感受,“老师……好厉害,xiao+xue……夹的…真紧,真是我的…乖乖…小saoxue,舒服……死我了,卿卿,卿卿……你呢,你舒服吗?我cao的你爽吗!”
 
哪怕是过了两年没羞没躁的生活,木卿卿也还是难以正视这种床上的yin词浪语,当下花xue就被刺激了一下,夹紧着已经撑满了花xue的大rou+bang。
 
本来还想让老师感受会他轻风细雨的温柔cao弄呢!她居然用xiao+xue夹他,老师果然还是不满足吧。
 
“老师……卿卿……卿卿,你的小saoxue夹得我大rou+bang好爽啊,老师,你弄的太厉害了……”知道木卿卿一听这种荤话,花xue就会不停地流出miye,还会越发夹紧他的rou+bang;所以,唐祁容最喜欢在欢爱时说各种腥话骚语了,每一次还都逼着木卿卿回应他。
 
“啊……嗯…别叫……叫…我老……老师!”这种时刻,被唐祁容唤老师,木卿卿总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。
 
“嗯?老师……不舒服吗?那学生我……让你再好好舒服舒服……”唐祁容说着又玩起了三浅一深的招式,深深浅浅的choucha节奏,既磨人的厉害又舒爽的紧,而木卿卿也再没精力反驳他的话了,只能哼出美妙的吟唱,感受xiao+xue里源源不断的快感从深处涌上来……
 
唐祁容又不停地换了好几个姿势,不知疲倦的狠狠顶弄了上百个来回后,木卿卿此前已经被折腾得半晕半醒的,哪怕感受到了灭顶快感到来的预兆,也只能像小奶猫一样低低的叫着,“祁……容,嗯……容……容,停……啊……快停……”
 
太过强烈以至于让木卿卿甚至感到害怕的快感汹涌而至,无力抵抗的木卿卿哑着嗓子发出了一阵尖声langjiao;
 
高氵朝时的花xue极速痉挛收缩,huaxin里突然喷射出的大量花液却被可恶的rou+bang堵住了出口,只能可怜兮兮地塞在早就已经毫无间隙的花xue里。
 
而唐祁容的rou+bang在花xue内部强烈的夹压和花液的冲洗下,难得听话,急急忙忙停下了动作,只全心守住精关,他可还记得他的目的,可不能现在就交代出去。
 
高氵朝后,木卿卿瘫软在沙发不停地上chuanxi,那么强烈的快感让她久久不能缓过劲儿来。
 
可还没等她平息自己饱受刺激的身心,刚刚在她高氵朝时被夹得不敢动的rou+bang又开始耀武扬威了,没有前兆就直接重重地撞上她酥软无力的huaxin!
 
“啊!停……容容,停……下来,太……太快了,别……”声音软萌可怜。
 
受到木卿卿高氵朝的xiao+xue刺激的rou+bang哪还能慢的下来!唐祁容只是趴在她的耳边,“老师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汽车大全 http://www.qichedaquan.cn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xxx@xxx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